重逢表姐

2018-08-12     檢舉     收藏

表姐叫珍玉,是我的一個遠房親戚,說是表姐,其實也不過就是比我早出生幾個月而已。表姐生長在b市,我們只在10幾年前見過一次面。那年我們都小學剛畢業,表姑,也就是表姐她媽帶她去w市玩,於是我第一次,也是在此之前的唯一一次見到了表姐。那時候的第一感覺就是很新奇,我居然還有一個姐姐。

因為叔叔、姑姑,還有舅舅、姨媽家裡,都無一例外的是男孩子。還有,表姐第一次滿足了我對於女生的慾望。當然,這種慾望僅限於感官上而已。

那個年代,剛上初中的小孩子,相對現在來說還保守的多(偶爾見到一個保險套會當作氣球來玩),雖然也開始偷偷和朋友一起弄一些毛片來看(後來我知道那個級別的充其量叫做三級片)。那時候還沒有vcd,錄象帶那種畫面質量放到現在來說,根本就粗糙的沒法看。

不過就是這樣,也讓我興奮的要死。也就是那些東西,為我們做了啟蒙性教育,開始漸漸的對女生的身體產生了好奇及興趣。

說實話,憑我的印象,表姐長的不漂亮,眼睛小小的(所以後來那段時間我就一直叫她小眼),不過到是顯得挺精緻的。

可能由於是大城市的小孩,還算有氣質,反正和我平時見到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樣,屬於比較耐看的那種。她身材高挑,看起來很不錯,當然這個身材並不包括三圍,那個年紀的女生常規來說還沒有那些,而且我那個時候對於女人的了解還沒有深入到那個程度。表姐來的時候穿著一身鵝黃色的套裝短裙,在那時是屬於很洋氣的打扮了,所以我也就不由得想多看她幾眼。

她的裙子很短,可能是因為都是小孩子,也沒那麼多想法吧,所以表姐經常都是毫不顧忌的叉開她的腿,或坐或蹲,露出她那粉紅色的內褲,而我總會不由得想往那裡看上幾眼。神秘的三角地帶,鼓鼓的,當時真的很想搞清楚裡邊是什麼樣。

有時候我看的甚至有些忘神,我確信表姐也一定注意到了,不過她好象也沒有什麼反應。後來的一些事情讓我覺得她或許有些故意的成分,大概女孩子真的比男孩子要早熟。

意淫(當然那時候還沒有這個詞)的快樂時光很快就過去了,表姐她們要回去了,走的時候難免有些不舍。回去以後,表姐開始不斷的給我寫信,雖然很青澀,但是我確定那個就是情書。而我,也一直很想念她,對於一個小屁孩來說,當然不明白什麼叫做愛,不過我那時候就是很肯定的認為自己愛上她了。

我們一直保持書信往來,還約定等到放假時候要再見面。然而後來給老媽發現了異常,她制止了這件事情(當然這些事是我多年以後才知道的,當時我還很奇怪為什麼她突然沒了消息)。

在此之後的10幾年,我們再也沒有任何聯絡。成年以後,我相信兒時的記憶應該早就已經淡忘。

大學畢業來到了b市。因為逢年過節的時候表姑也會往家裡打個電話問候一下,所以她們也知道了我來了b市。我也知道了表姐珍玉已經結婚好幾年,生活也挺幸福的。她們打電話約我去家裡做客,當時不知道怎麼想的,或許是剛工作太忙了,也或許是覺得剛工作自己混的還不怎麼樣,總之我是找藉口拒絕了。

後來偶爾在網上有的沒的和表姐聊過幾句也就沒有再聯絡,就這樣又5、6年過去了。

一個周末的下午,因為老婆回去探望父母了,我閒的發慌,又懶得出去,所以打開msn想看看有沒人在扯淡幾句。我發現表姐在線,於是我抱著一種很無聊的心情,雙擊頭像,然後打字:「最近怎樣?」

表姐:「你小子還活著啊?也不聯絡,還以為你消失了呢。」

我:「不是怕打攪你麼。」

表姐:「切,少來。是怕我打攪你吧。你怎樣啊?」

我:「多謝關心,我還行吧。」

表姐:「我是你姐,當然會關心你了,哪像你這麼沒良心,來了這麼久也不和我聯絡。你要怎麼感謝我啊?」

我:「感謝沒問題啊,你說吧,怎樣都可以。不過,別姐、姐的,你又沒大我多少。」(10幾年前她整天以姐自居和我裝大我就很煩。)

表姐:「你不承認也不行,我就是你姐。那有時間你來請我吃飯吧,這麼多年了,看看你變什麼樣了。」

我:「行。要不就今天吧,我今天沒事。」

……(無聊對話不再贅述。)

於是我換了衣服,下樓開車就按她說的地點去了。

到了地方,我遠遠的就看到她已經在那裡了。雖說10幾年沒見,但是我還是能認的出來那個就是她。不算漂亮,但依然看起來很精緻的女人。幾年的婚姻生活似乎並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什麼印記。

一翻寒暄之後,進到飯店。席間,因為多年沒見,現在都已成人而且各自都已經結婚,當然免不了相互問候下家庭之類的話題。

談到她老公,表姐說了很多,看的出來她老公很愛她,她很幸福。但是我總覺得好象她有一絲幽怨。她似乎也不願講出來,我當然也不能強求。可是聊到最後,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她還是告訴了我。

原來,他老公是一家很大的廣告公司的業務負責人,為了工作,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外出差談業務。

所以,她雖然結了婚,可很多時間還是和父母在一起生活,30歲的少婦,難免會覺得有些許寂寞。我這時隱隱覺得我們要發生些什麼。

從飯店裡出來,我也不知該如何,就說道:「我送你回家吧,順便看望下表姑。」

表姐:「著急什麼,你老婆又不在家等你,陪姐走走好嗎?」

我:「好吧,小眼兒。」(這時我已經沒了剛見面時候的些許拘謹。)

我們沉默著走了一會兒,表姐突然說:「今天我不想回我媽哪了,你要不要去我家看看,認個門,以後有空來玩?」

我:「哦,行。」

到了她家,表姐問我:「要不要和我喝點啤酒?有涼的。」

我:「你平時還喝酒啊?」

表姐:「有時候晚上自己無聊會喝一點。」

於是我們一邊看著無聊的電視一邊喝著,不覺已經喝了好多罐。表姐:「我去洗個澡,你先坐。」

我:「時間不早了,我該回去了。」

表姐:「明天又不上班著急什麼。你喝了酒開車也不好吧,不然今天在我家睡也可以,又不是沒地方。」

我:「……」

洗完澡後,表姐穿著睡衣過來繼續看電視,裡邊的內衣若隱若現,我很不好意思的悄悄瞅了幾眼。因為喝了不少啤酒的緣故,我要去衛生間放水,浴缸邊上放著表姐剛換下的內衣。該死!居然是粉紅色的。我好象一下想起了小時候,老二變得一柱擎天,脹的我尿不出來。我只好在衛生間逗留了一會兒,好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。

回到客廳,表姐隨意的半臥在沙發上,還沾著水汽的睡衣使得她的肉體隱約可見,我下邊又有了反應。我趕忙坐下翹起了腿,以免給她發現我的窘像。又看了一會兒電視,表姐忽然對我說:「我後背有些癢,過來幫我撓撓。」

我只好過去幫她瘙癢。她還一邊說:「往上邊點,再往上邊點。」我靠,再往上就是胸罩帶了,我怎麼撓啊,所以只好在那之下的區域徘徊。

她又不耐煩的說:「上邊點啊,都結婚的人了,怎麼還害羞啊?讓你撓個痒痒又不是幹嗎。」

我日,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還有什麼好怕。於是我也沒好氣的說:「再往上有你的胸罩帶擋著我怎麼撓?叫我給你瘙癢還這多事,不然我解開給你撓啊?」

表姐可能給我這麼一說也有些不好意思,沒有講話。我看她也沒有反對的意思,於是我鼓起勇氣解開了她胸罩的掛鉤。這時我已經確定,今天我倆一定要發生些什麼。

撓著撓著,我的手開始在她後背撫摩。同時,我把我已經硬梆梆的老二貼在了她的腿上,她一定感覺的到,她一直不敢回頭看我。表姐的皮膚還算不錯,又是剛洗過澡,棉棉的,摸著很舒服。摸了一會兒,我將身體往上挪了挪,讓脹的難受的雞吧隔著衣服頂在了她的屁股上。說實話,她的屁股不大,和老婆的差遠了,甚至還不如那雙胞胎姐妹的大,但是這依然無法打消我的慾火。

我還是不斷撫摩她的後背,另外一隻手隔著她的內褲,順著她的屁股溝摸了下去。看來她老公經常不在,在這三十如狼的年紀,她真的是很寂寞。只是給我摸了一會兒後背,表姐的下邊已經濕潤的不得了了。我興奮了,心裡想到:「小眼啊,就讓我好好安慰一下你這空虛的身體吧!」

我的手指順著她的肉縫不斷摸索,她開始淫水泛濫,沾在我手指上粘粘的。

猛然間,我將一根手指捅了進去。對於這突然的進入,表姐顯然是受不了,發出了一聲悶哼。

「嗯……」

這種聲音無疑是對男人最好的鼓勵,我開始加速抽插我的手指,她的屄也隨著我的節奏一張一合。而我另外一隻手也不再摸她的後背,繞到了前邊開始攻擊她的奶子。表姐的奶子不算大,一隻手足握的下,不過很挺,而且可能因為還沒有要小孩,所以奶頭還是小小的,摸著還是很舒服的。在我的上下夾擊之下,表姐也開始進入狀態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「嗯……哦……嗯……」

弄了一陣,我將表姐轉過來和我面對面,然後很快的脫掉了她的睡衣還有內褲。現在她已經近乎赤裸的展現在我面前了。她不好意思看我,只好一直閉著眼睛。可能他老公真的是太忙,所以對她的身體開發的還不夠。表姐的屄還是鮮紅的,並沒有變暗,毛也不是很濃密。隨著她的喘息,陰道里一股股的流出粘粘的液體。

我不由得彎下腰,將頭埋在了她兩腿之間(自從有了和姐妹花的經歷之後,我已不再反感為女人口交)。

我不知道她老公是否為她口交過,但是這種刺激對於表姐無疑是很強烈的。

我的舌頭不斷的舔她的陰唇,頂她的陰道口,還用嘴使勁吸她的陰蒂。表姐開始抓狂,使勁扭動,淫水將她家的沙發打濕一大片。

「哦……別……哦、難受……」

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受不了……受不了……」

「哦……啊、不……不行、真的不行了……」

當表姐開始用腿夾住我的時候,我知道時機到了。我掏出自己那已青筋暴跳的雞吧,對著她那濕淋淋的屄眼,狠狠的頂了進去。表姐的身體不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,她高高瘦瘦的,尤其沒有我喜歡的大奶子和大屁股。

不過我想,可能因為小時候的那些記憶,現在能和表姐做愛,心理上的刺激可以彌補生理上刺激的不足吧?總之我非常興奮,用了自己最大的力和能達到的最快速度,開始狠命的抽插。肉與肉撞擊的聲音迴蕩在客廳中。

「啪、啪、啪、啪……」夾雜著兩人的喘息聲,當然還有表姐的浪叫聲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表姐腰上用力,將她的腿拚命向上挺著,儘量讓她的肉穴把我的肉棒吃的更深。

「啊、啊、哦……啊、啊……」

「難受死……死了,嗯……不行了……」

「快……快……弟、啊快……快、哦……」

聽她還一直喊我弟,我真是不爽。再加上動作太猛,我感覺自己有點堅持不住,於是我停下動作,抽了出來。對她說:「不許喊我弟,要喊哥!」

表姐羞羞的看了我一下沒有說話。忽然她彎腰低頭,張嘴把我的雞吧含了進去。雖然沒什麼技巧,但是她使出吃奶的力氣吸著,像要把我的內臟都給吸出來一樣,牙齒還時不時刮幾下我的龜頭。看著表姐賣力的為沾滿兩個人淫水的雞吧服務著,我爽呆了,不由得哼了兩聲:「哦……哦……」

給她弄了沒一會兒,我感覺到如果再下去一定會噴到她嘴裡,於是扶著她肩膀將她拖了起來。我的手又握住她的奶子一通亂摸,摸了一陣,我躺了下去,讓表姐騎在了我的身上。一隻手扶著雞吧對準她的陰道,另一隻手抓著她的大腿使勁按了下去,表姐會意的開始做蹲起動作。

這次我已打算和她共赴高潮,於是開始心無旁騖的享受下半身帶來的快感。表姐努力的動著,我也盡力向上挺著腰,以便能和她交合的更深。表姐發出胡亂的叫聲和喘息。

「哈、哈、哈、啊、嗯、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哦、哦、哦、啊,難受……哦、難受……」

「用……難受快、啊弟……快、用力……」表姐開始胡言亂語了,明明是自己在動卻叫我用力。我知道她快要泄了,於是我儘量的用力上下挺動屁股來配合她的動作。

「嗯……呼……呼……」隨著一聲長哼和急促的呼吸,表姐不再動了。我感到她的陰道一陣抽搐,同時龜頭上襲來一股熱流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雙手使勁捏著她的屁股,將粘稠的精液射了出來。

激情過後,表姐沒說什麼,她蹲到了地上,我知道她是不想我的精液過多的留在她的身體了。我也沒好意思問她什麼,我想她結婚這久沒要孩子應該在避孕方面很有經驗吧。看著那乳白的液體滴滴嗒嗒流出來,我滿意的睡著了。

醒來的時候,我發現自己沒穿衣服,身上蓋著一張被子,而表姐已經不在身邊了。

我趕忙起身穿好衣服,四處打探了一下,表姐不知何時已經回到她臥室了。

我不知道她是睡著還是醒著,衝著她喊了句:「我先走了,再聯絡。」然後我近乎狼狽的從她家逃了出來。

最近沒再和她聯絡,不過我想以後我們應該還會有共享激情的時刻吧,我期待著。

【完】